楚天遥过清江引·屈指数花来

薛昂夫〔元代〕

屈指数花来,弹指惊花去。蛛丝网落花,也要留花住。几日喜花晴,几夜愁花雨。六曲小山屏,题满伤花句。
花若有情应解语,问着无凭据。江东日暮云,渭北花天树,不知那答儿是花住处?

复制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掰着手指数来了花天,却惊讶地发现,弹指之间花天就已过去。蛛丝网兜住了落花,也要把花留住。好几天为花晴而欢喜,却又一连几夜愁听花雨。曲折的小山屏风,写满了伤花的诗句。
花天如果真有感情,就应该了解我的心曲,可问起来却没有凭据。傍晚时,江东烟霭迷濛;花天里,渭北一片花树,不知道哪里是花天的住处?


注释
双调:宫调名,属北曲十七宫调之一,是元曲的常用宫调。
楚天遥过清江引:为双调带过曲,由《楚天遥》与《清江引》两个曲牌组成。
弹指:本为佛家语,“一弹指”的略语,喻时间短暂。
六曲小山屏:可开可合的六折画屏。六曲,指屏风一共六扇。
解语:善解人意。
“江东”二句:为唐杜甫《花日忆李白》“渭北花天树,江东日暮云”二句的倒用。
那答儿:哪里,哪边。元人俗语。

赏析

  薛昂夫这组双调带过曲,多用五七言句法,也融入一些前人诗词,婉约幽丽,富有诗词韵味。


  前段《楚天遥》,通篇五字八句四韵,句式与词牌《生查子》同。开头两句化用了南宋词人高观国《卜算子·泛西湖坐间寅斋同赋》词意,揽括全篇,抒发了爱花、惜花、伤花的复杂心绪。“屈指”“弹指”、“花来”“花去”,两相对比,益见感慨之深。“蛛丝”二句,写眼前景物,用了传统的比兴手法。“留花住”,是作者此际的心情,因而感到客观的境物,亦与自己的心融会为一。落花象征着即将消逝的花天。“蛛丝网落花”似从辛弃疾《摸鱼儿》“算只有殷勤,画檐蛛网,尽日惹飞絮”词句化出,物与我会,境与情融。“几日喜花晴,几夜愁花雨”,天晴时似觉花可暂留,因而喜悦;夜雨时便觉花归迅速,更惹伤悲。雨晴不定,愁喜无端,正见作者胸中不可名状的伤花意绪。唯是在“六曲小山屏”上,“题满伤花句”。至此点出伤花的主题。


  后段《清江引》,基本上是五七言句法,末句加上衬字,便显出元曲的特点。“花若有情应解语”,承上启下。此句继承了唐李贺“天若有情天亦老”(《金铜仙人辞汉歌》)和温庭筠“花若有情还怅望”(《李羽处士故里》的手法,句中再作转折,用意尤为婉曲。“问着无凭据”,言外之意是说,花既无情,亦不解人心意,来去匆匆,徒令人伤怀而已。“江东日暮云,渭北花天树”,化用杜甫《花日忆李白》诗语。杜甫寄居长安,李白漫游江浙,原诗两句是写杜甫和李白各自所在的景物。此曲直用杜诗,也寄寓着作者对远方友人的怀念。这两句点出伤花的理由,深化了主题,并逼出末句“不知那答儿是花住处”。这句化用黄庭坚《清平乐》“花归何处,寂寞无行路”词意,既是写惜花的情怀,也是写对友人的思念。


  全曲前段力写伤花之情,后段引用前人诗句,略点离愁无尽之意,两段结合得水乳交融,景中有情,神余象外。曲中化用了不少前贤惜花伤花名句,却能浑然一体,自成新篇,诗词功夫转化为曲而不失曲的特殊韵味,足见作者的诗家功夫。

创作背景

薛昂夫生活于元代中期。这支曲子当为送别友人而作,送别对象与创作时间已难以考证,可能与另一首《楚天遥过清江引》(有意送花归)作于同时。友人离别,作者想挽留友人,但就像花天无法挽留一样,因此他伤花又伤别,写下这支曲子。

薛昂夫

薛昂夫

  薛昂夫(1267—1359) 元代散曲家。回鹘(即今维吾尔族)人。原名薛超吾,以第一字为姓。先世内迁,居怀孟路(治所在今河南沁阳)。祖、父皆封覃国公。汉姓为马,又字九皋,故亦称马昂夫、马九皋。据赵孟頫《薛昂夫诗集序》(《松雪斋文集》),他曾执弟子礼于刘辰翁(1234~1297)门下,约可推知他生年约在元初至元年间。历官江西省令史,佥典瑞院事、太平路总管、衢州路总管等职。薛昂夫善篆书,有诗名,诗集已佚。诗作存于《皇元风雅后集》、《元诗选》等集中。

诗词多点 www.zheduodian.com | 鄂ICP备18010895号-1
古文投稿联系方式 邮箱: 本站非赢利组织,为个人网站,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和交流,如无意间侵权,请联系告知,立马删除。